手机版查询开奖记录

滁州:因错交朋友成为吸毒者 女友称“等你戒毒 我就嫁给你”

  27岁的滁州大军,因误交损友开始“混世”,从抗拒毒品到接受毒品最后到吸食毒品,记者深入了解了这位滁州“冰哥”的心路历程。

  大军是个“冰哥”,滁州人,今年27岁,吸食已2年了。10年前在滁州一家企业上班,月薪1000元左右,应该算很不错的,但他只干了一年就辞职了,和同学一起去了常州,投奔同学的父亲学机修。

  2002年,他又回到滁州,没有找工作,和朋友们一起“混世”,赚了一些钱。2005年他找了一份保安工作,收入不高。这份工作的好处是自由时间多,他每天下班后都和朋友一起去喝酒,他的黑色日记就是从一次喝酒开始的。

  2011年5月上旬,记者经过中间人介绍,第一次接触大军:他瘦,很瘦,皮肤发黑,眼神很空洞,有时会突然盯着一样东西看上一个小时。之所以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,一方面是朋友的介绍,更主要的是因为他准备在5月18日(农历四月十六)订婚。他说自己很讨厌这种生活,想要挣脱的魔爪,却总是做不到,欠小琴(大军的女朋友)和家人的太多了。

  记者想要记录下与他相处的3天内发生的点点滴滴,但采访本上的内容全部是大军的诉说。因为3天时间内,大军基本上什么事都没做,一共只吃了3次饭,户外活动没有。除了睡觉、发呆、“溜冰”,最多的“运动”就是和记者聊天。

  而他每次“溜冰”,记者是无法看到的,虽然他愿意和记者说一些事情,但却不愿意当着记者的面去做那些事,更何况,他是和“冰友”们一起玩。

  最终,记者只能把大军的故事整理成他的日记,让他用自己的语言来告诉大家一个吸毒者的黑色历程。

  今天我调休,晚上不上班,跟朋友一起去大排档吃饭。9点的时候,大宝打电话给我,说他在紫薇路一个宾馆里,让我过去。

  我到的时候,房间里连大宝一共3个人在打牌。大宝让我帮他把绿茶倒掉一半,员工工作失误造成公司9万多的损失是否会被公司起诉要再放些自来水到瓶子里。之后,大宝用小剪刀在绿茶瓶盖上钻了两个洞,又拿了几根塑料管,插到瓶子里,两边都留了一截,一边长一边短。

  后来大宝从桌子上拿了一张锡纸,上面有白色的像明矾一样的东西,他用打火机在塑料管下方烤那张锡纸,就有烟雾升起,通过塑料管被大宝从另一边吸到鼻子里。

  大宝说这是水烟,我也试了一下,吸不好,大宝骂我浪费。我猜这肯定不是好东西,估计跟差不多的,我不能搞。

  中午不上班,我打电话给小勇,找他玩,他让我到他家里去。到了小勇家才知道大宝也在,而且正在做像上次的事。

  四个多月过去了,在这四个多月时间内,大军过得很平静,但也通过朋友和媒体了解,大宝搞的那东西叫做,是新型毒品的一种。对此,他十分抗拒和反感。

  跟小梅分手已经一个多星期了,心情很糟糕,请了几天假。昨晚给小勇打电话,想让他赔我喝酒解闷,后来我们去了大排档,喝了很多酒。

  喝完酒之后,小勇带我去大宝那里,当时头很晕,我没反对,大宝又在“溜冰”。小勇说“溜冰”是一种高档享受,是绿色毒品,不会成瘾,只是在玩的时候很过瘾,能解酒、消愁。后来小勇让我试一下,这次吸成功了。

  没过一会儿,我就觉得恶心难受,当时就吐了。今天早晨我出去买早点,觉得自己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我不是很讨厌吸毒吗,怎么自己也干了,好后悔。

  上次跟小勇他们一起“溜冰”后,心情一直不好,可能是害怕上瘾吧,不过身体上倒是没有什么反应。也许这东西真的不会上瘾,是消愁解忧的好东西。

  上午我打电话给小勇,问他能不能买到“冰”,我想解解闷。小勇骂了我一顿,叫我以后不要碰了。我说就是想缓解一下压力,心情不好,少玩点。后来小勇让我去了他家,他打电话联系别人送了“冰”过来,我们一起玩了一次,感觉很爽。

  一次成瘾。“溜冰”之后,大军在不知不觉之中,正式成为一名吸毒者。5月到9月这段时间,大军又玩了很多次,间隔时间也越来越短,每次都是和大宝、小勇一起玩。同时也由最初的他们请大军玩,变成了大军请他们玩,三个人玩一次需要700元。开始是每周玩一次,后来就变成了每周两次。

  就在陷入毒沼的同时,大军开始把大宝和小勇当成生命里最不可缺少的朋友和亲人,无论做什么,都要和他们一起,一旦和他们分开,就觉得特别孤独。

  最近老是觉得浑身疼,特别是腰疼,身体也没劲。今天上午我辞职了,辞职的时候,我跟主管大吵了一通,真是爽啊,管了我这么久,看他以后再来管我。

  不过吵完之后我也觉得很奇怪,我的脾气怎么变得这么暴躁了。下午我找大勇和大宝商量找点事干,哪里有浙江自考的考试大纲和历年卷(浙江自考,还是小勇有点子,他后来去家里拿了3万块钱,我们以后就用这3万块钱做本钱,去赌场放爪子,再加上去帮人家看看场子,一天也能搞个几百块钱,花销是够了。

  一分钱都没有了。今天想买“冰”,我们3个人都没钱了。我的8万多块钱存款全部花光了,小勇的那3万块钱放爪子的本钱也花光了。

  主要是最近玩得太多了,基本每天都要玩,睡觉前不搞一次都睡不着,有时候一天要搞几次,花钱太厉害。下午我打电话给老爸,说开堂哥的车撞人了,要赔钱,让老爸打800块钱到我卡上,老爸给了。这还是我第一次骗老爸的钱。

  大宝和小勇都搞不到钱,最近一直靠我从家里骗钱。一个多月时间骗了有20多次,加起来估计有1万多块钱。现在家里人开始怀疑我了,老爸讲要钱可以,一定要自己回家拿,否则免谈。我很久没回过家了,哪敢回家啊,自己照镜子看看都害怕,瘦得就剩一层皮,眼睛都没神,精神差、皮肤也差。

  老爸可能感觉到我在外面没干好事,问我是不是“打针”了。我知道他是问我有没有吸毒,不过我确实没打针,就跟他说没有,他让我回家给他看看。没办法,不回去就搞不到钱,看来要回去。

  为了回家,我这一个星期都没敢玩,难受死了。天天就是睡觉,睡倒了就醒不了,醒了还想睡,浑身痒痒、没劲,看什么都不顺眼,抽烟就想吐,吃饭也想吐,自己都有点鄙视自己。要不是为了回家搞点钱,打死我都不受这个罪。

  不过罪也没白受,歇了一星期,我照镜子觉得看上去精神好些了,可以回家拿钱了。到家老爸把我拉过去仔细检查了一下,看我胳膊和身体其他地方有没有针眼。我确实没打过针,怎么会有针眼呢?后来他相信我没吸毒,给了我1000块钱。

  今天婷婷(大军的小学同学)过生日,我给她买了一个生日蛋糕,还买了鲜花。吃饭的时候很热闹,大家都很高兴,平特二连肖赔率”“90后”奚牧凉是北京大学考,不过我怕他们看出来我跟正常人不一样,只坐了半小时就走了。

  吃饭的时候看到一个女孩,叫小琴,很漂亮,我很喜欢,她要是能跟我谈朋友就好了。

  唉,怎么可能!她那么漂亮,是个好姑娘,肯定很多人追她,我没有工作,又吸毒,她怎么可能看上我。刚才那么长时间,她一共就跟我说过一句话,还是“你好”。

  开心死了,今天上街碰到静静(大军的干妹妹),她竟然跟小琴在一起逛街,我太高兴了!

  正好口袋里有400块钱,幸亏昨天晚上是小勇付的钱,要不我就没钱请她们喝茶了。

  此后的一个月,大军除了“溜冰”、睡觉、看场子之外,又多了一项活动,就是约会小琴。4月12日(说到这一天,大军很激动,说自己记得非常清楚,永远都记得),小琴终于和他正式确定恋爱关系。

  2010年7月至11月这段时间内,大军并没有戒毒,但为了不让小琴彻底离开自己,他吸毒的次数稍微减少了一点。而小琴并不知道其中的原因,以为大军在戒毒,也同意他从减少次数开始,慢慢戒。

  被送到强制戒毒所之后。大军让家人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朋友,记者随后也从他的朋友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。

  网站内所有新闻页面未标有来源:“安青网-安徽青年报”或“安青网”LOGO、水印的文字、图片、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。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安青网联系。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

  山洪爆发,道路冲毁。危急时刻,李夏临危受命,参与抢险救援,不幸英勇牺牲。